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恋丝袜作品封面番号 亲吻姐姐全集百度网盘 没身

来源:网络整理2017-10-12 16:18

曾经有个人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应该吃面,叫做长生面。

大桥未久2017新番

果柔伸手摸摸自己口袋,穷的磕牙。


林允琛那小别墅距离医院很远,若要走回去,可能得废一条腿,算了算,扣除车费,身上的钱还不够路边摊吃一碗面的。


索性,拎了两包泡面回家。


推开房门,冷冷清清,很明显,林允琛没有回来过。


好好审视这个家,大的要命,她在想这林允琛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这儿扔条腿,那儿放根胳膊,不然一个人怎么占用得过来?再想起林慧对她说的那句话其实你们很像,不由得摇摇头,像个毛啊像,那差距大了去了!钻进厨房,带围裙,一副做大餐的装备,当然,我们果柔的大餐就是那两包泡面。


她自认自己很全才,为了照顾南劼什么都会,当然在这个什么里得除去一样,对于厨房里得事她一概不知,煮泡面已然是她最大的极限!不一会儿便端着一大碗面出来,看得出来,水又倒多了,不过这是小事,只要没焦了就算成功,这种事我们果柔也不是没做过。


她刚把一口面塞进嘴里门就被打开了,果柔回头,林允琛怔怔的站在门口,盯着她嘴里的方便面,果柔是咽也不对不咽更不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哦,对了,是大眼瞪大眼。


林允琛显然好像忘记了这个家应该还有一个人的事实,果柔嘴里嚼着面含糊的向林允琛解释面,方便面。


而林允琛的表情似乎在问什么叫方便面?果柔使劲的吞着嘴里的东西,她想解释给林允琛,方便面就是很方便的面,就算你对厨艺一窍不通依旧可以自己做给自己吃的东西。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林允琛便认真的说道这个东西是小孩子吃的吧?我虽然不清楚你到底多少岁但应该成年了吧,奶奶难不成找了一个未成年给我?不得不说,林允琛一句话就堵死了果柔想要说的所有东西,而林允琛明显在等着答案。


果柔低头看向自己碗里的面,然后抬头说道今晚之后,22岁。


可能是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林允琛便转身上楼,上到一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再次问道什么叫今晚过后?果柔抬头,对于林允琛,她始终以一种仰望的姿态,比如初见,比如现在。


今天是我的生日

[-page-]

曾经有个人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应该吃面,叫做长生面。

健身房穿紧身裤不礼貌

果柔伸手摸摸自己口袋,穷的磕牙。


林允琛那小别墅距离医院很远,若要走回去,可能得废一条腿,算了算,扣除车费,身上的钱还不够路边摊吃一碗面的。


索性,拎了两包泡面回家。


推开房门,冷冷清清,很明显,林允琛没有回来过。


好好审视这个家,大的要命,她在想这林允琛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这儿扔条腿,那儿放根胳膊,不然一个人怎么占用得过来?再想起林慧对她说的那句话其实你们很像,不由得摇摇头,像个毛啊像,那差距大了去了!钻进厨房,带围裙,一副做大餐的装备,当然,我们果柔的大餐就是那两包泡面。


她自认自己很全才,为了照顾南劼什么都会,当然在这个什么里得除去一样,对于厨房里得事她一概不知,煮泡面已然是她最大的极限!不一会儿便端着一大碗面出来,看得出来,水又倒多了,不过这是小事,只要没焦了就算成功,这种事我们果柔也不是没做过。


她刚把一口面塞进嘴里门就被打开了,果柔回头,林允琛怔怔的站在门口,盯着她嘴里的方便面,果柔是咽也不对不咽更不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哦,对了,是大眼瞪大眼。


林允琛显然好像忘记了这个家应该还有一个人的事实,果柔嘴里嚼着面含糊的向林允琛解释面,方便面。


而林允琛的表情似乎在问什么叫方便面?果柔使劲的吞着嘴里的东西,她想解释给林允琛,方便面就是很方便的面,就算你对厨艺一窍不通依旧可以自己做给自己吃的东西。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林允琛便认真的说道这个东西是小孩子吃的吧?我虽然不清楚你到底多少岁但应该成年了吧,奶奶难不成找了一个未成年给我?不得不说,林允琛一句话就堵死了果柔想要说的所有东西,而林允琛明显在等着答案。


果柔低头看向自己碗里的面,然后抬头说道今晚之后,22岁。


可能是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林允琛便转身上楼,上到一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再次问道什么叫今晚过后?果柔抬头,对于林允琛,她始终以一种仰望的姿态,比如初见,比如现在。


今天是我的生日

[-page-]

公主美人鱼动画片全集

她冷静的说完,倒是林允琛像是僵在那一样,果柔继续道听说长生面两个人吃许的愿比较容易实现,你要吃吗?几秒的沉默,林允琛再次延续了属于他的风格,没有说好没有说不好,转身便上了楼。


什么长生面要两个人,什么这样许的愿会容易实现,都是骗人的。


曾经有个人讲给果柔听,果柔相信了,如今她再讲给林允琛听,而林允琛好像也相信了。


上了楼的林允琛不一会儿又走了下来,坐在果柔的对面,果柔疑惑的抬头看向他。


林允琛开口我只是防止你许了愿不显灵而怪罪无辜的人。


果柔低头看向自己碗里吃了一半的面,问道你要吃吗?我买了两包。


不用!林允琛回答的太干脆以致果柔想笑,好像这面里有毒似的。


所以你今天下车就是为了买两包泡面?果柔点点头,说道生日要吃长生面的,比较吉利。


你碗里的这东西叫长生面?林允琛朝碗里瞅瞅,一脸嫌弃。


把它当做是就可以了。


那你别吃当做你吃了不就行了。


果柔抬头看向林允琛,虽然从初识到现在,他一直以一个小大人的形象示人,装成熟装冷酷,现在这个固执的跟自己较真的林允琛应该才是真的他吧。


她都忽略了,林允琛,不过才25岁,远没有到可以波澜不惊的状态。


林慧说他给自己带了太重的面具,很少以真面目示人,这句话她是说对了。


林允琛爱较真,果柔可不陪着他玩,自动忽略掉林允琛的上一句话,不过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碗,果柔恍然,对面这个人跟自己一样也是少了午餐跟晚餐的。


她抬头问道你确定不吃吗?冰箱都是空的,这个房子里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都说了还有一包了。


谢谢,不用了!林允琛既礼貌又嫌弃的拒绝了她的好意,没错,明明是嫌弃的表情但回答的超有素养,这两点,他同时做到了。


就这样,在果柔22岁的生日当天夜里十点半,林允琛盯着她吃完了一包泡面,连汤都一口不剩,没错,我们果柔是真饿了。


当然,林允琛继续嫌弃着果柔收拾碗筷,当她再次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多了两根点燃的蜡烛。


她抬头看向林允琛道你这是从哪变出来的?我找了半天,只有这个。


果柔怔怔的站着,有

[-page-]

些恍然,有些感动。

邪恶漫画之公共汽车上

见她没动静,林允琛再次抬头道你不要许愿吗?对着蜡烛应该比对着你那长寿面好点!果柔轻笑,双手合十,她的愿望是南果柔一生平平安安,一帆风顺;南劼健健康康。


抬头,看林允琛一眼,再加上一条面前这个男人快快乐乐,心想事成。


后来的某一天,果柔自己也在想,其实,这天不许愿更好,尤其是你面前这个男人,他更不需要!是的,他根本就不需要林允琛上楼,转身道那间最大的卧室是我的,没有让步,剩下的,你随便挑!果柔怔然,他不说她也会挑一间的。


谁要和他睡一间了?明明是自己更吃亏!对林允琛仅有的那点好感荡然全无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果柔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22,对面的是天使还是魔鬼?她喜欢在微博里写下零零散散的言语,如果有一天离开了,那里便是唯一可以证明她活过的证据。


早晨起来,下楼,餐桌上摆放着精致的两个人的早餐,林允琛不在。


果柔思索着,这个意思是林允琛突发好心的给自己也备了一份吗?正盯着餐桌发呆,林允琛穿着一身运动装进来,看这架势,还有晨练的习惯?林允琛从她身边经过,顺带开口道别怀疑,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果柔便老老实实的坐下来享受惬意的早餐时间。


实话说,这么悠闲的日子她还真是不多得,往日里,都是争分夺秒的想着怎么赚钱,有时间吃便吃,没时间便省一顿是一顿,过着犹如乞丐的日子。


不一会儿,林允琛坐在自己对面,果柔总觉得不自在的紧,偷偷瞄了无数遍,还是坐立难安。


其实那点小心思,林允琛也是一眼便看穿,他洞察人的能力胜过林慧。


林允琛悠悠的开口道你也不用太感动,就当是我补了你一份生日礼物。


果柔不在说话,低下头,寻思着,这人真自恋,叫个外卖也能叫生日礼物?那是不是下次他过生日的时候她给他倒杯水也能当做生日礼物?这么说来,还真是省钱!再抬头,很随意的开口道你这早餐哪买的?味道还不错!林允琛怔了一下,便再没有了下文。


果柔不以为然,这个样子的林允琛反而觉得很正常。


那天早上之后,林允琛便再次的

[-page-]

消失了,这个人,好像很喜欢消失。

p2p网页版mp4

是不是玩消失的次数多了就真的会突然消失?也许是吧!没了工作,也不用尽职的去照顾南劼的起居,果柔每天像个富二代般游来游去。


说起富二代这个词,她跟他们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出门没车开,兜里没卡装,不去酒吧,不去高档餐厅,倒是路边摊的常客。


闲来无事,到处翻翻看看,林允琛的书架上摆放着好多专辑,无一例外,全是晨曦的。


难不成林允琛暗恋晨曦吗?果柔不由得鸡皮疙瘩起一身,林氏总裁暗恋林氏旗下的艺人?她总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新闻!其实说起晨曦这个人,她已经到了无人不知的高度。


当然这些成绩,离不开那个叫CHE的音乐大神。


就在那个圈子的所有人都在用各式各样的绯闻出头的时候,晨曦作为一个绯闻绝缘体跑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晨曦跟CHE就像金童玉女,活在故事里。


果柔也八卦,看晨曦的访谈,她跟自己一样,是个孤儿,有着不幸的童年。


不过她的那点不幸为她如今的成就赢得了更多的掌声,好多人都喊她励志女神,这个称号,她的确是担得起的。


她说她不认为过去是不堪的,怨恨过不公,但却接受着那个生来的不公平;她说没有那些年的残忍就没有如今的晨曦;她还说她唯一不想摊开来的是她的感情。


这种模棱两可的谈辞只是给了无数的记者网友们发挥脑洞的权利,实话讲,果柔是羡慕她的,一路走来能有个人陪,该是何等的幸运!只是,不想摊开来的感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呢?若要给它一种色彩,那应该是个什么颜色?错过,只因爱的不够成熟幼稚的年纪交出了长大的爱错过的刚刚合适谁的错谁的过晨曦不久前才发布的新专辑《错过》,大街小巷到处播放着,作词人依旧是CHE。


晨曦的声音配合这个歌词,达到一种刚刚好的状态。


果柔总觉得她与这首歌有一些共鸣,但到底是跟声音的共鸣还是歌词的共鸣呢?始终没能搞明白。


其实比起晨曦,果柔对那位作词人更加好奇,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经历才能写出这般细腻出水的词?在爱中成长,在恨中磨砺,这便是一种经历。


经历的多了,也就麻木

[-page-]

了。

有没有隔着丝袜插的

麻木到只活在那些个不痛不痒的词句中。


生生不息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