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在场觉无聊,你们赶紧收工

闹剧:毛里塔尼亚超级杯只踢了63分钟,直接进入点球决战

非常规结束的比赛在足坛中并不鲜见,然而就算再见多识广的球迷,也会对以下这场比赛被结束的理由目瞪口呆:据《伦敦晚旗报》报道,上周六由ACSKsar队和Tevragh-Zeina队参加的毛里塔尼亚超级杯进行到第63分钟,场上比分还是1比1,看台上的毛里塔尼亚总统穆罕默德·阿齐兹叫停了比赛,因为他感觉比赛太无聊了而自己还要赶时间。两队直接进入点球大战,最终Tevragh-Zeina队赢得了比赛的胜利。事件在这几天来一直发酵,毛里塔尼亚球迷以及媒体都感到不满。这场比赛沦为闹剧后,成了国际足坛的笑柄。

据英国《每日邮报》昨日报道,比赛引发了风波后,毛里塔尼亚足协主席艾哈迈德·亚胡亚作出了澄清:“我强烈地否认任何关于总统介入比赛的消息。提前结束比赛的决定,是比赛组织上的原因,是双方教练和主席一起做出了,两队的球员和教练都希望能尽快从总统手中接过奖牌。”

亚胡亚还透露,比赛本身就延迟了,而糟糕的是,球场没有灯光,因此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结束。他认为此事不应该小题大作,因为并没有违背任何体育准则:“从专业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一场正式比赛。再说,足球就是以灵活性著称的。”

比赛当天是毛里塔尼亚脱离法国统治、独立55周年庆典日,总统阿齐兹的日程安排非常繁密,下午的足球比赛只是总统要出席的众多活动中的一项。

阿齐兹是有来头的。2005年8月3日,以他为领导的总统卫队和国家安全局军人,趁时任总统不在国内之际发动政变,取代了执政21年之久的塔亚政权。2008年8月,毛里塔尼亚首届民选总统宣布,解除阿齐兹等4名军官的职务,阿齐兹随即率总统卫队再次发动军事政变,随后他又通过民选成为总统。

放眼足坛,与毛里塔利亚总统阿齐兹作出类似任性举动的,还有玻利维亚领导人莫拉莱斯。这位酷爱足球的总统在职期间还是一位注册在案的业余球员,他还给自己颁发了一个球场特权:比赛中永远不能被罚下。在数年前的一次足球比赛中,莫拉莱斯在拼抢中被对方球员卡塔吉纳踢中右腿,怒火中烧的他随即用膝盖回击对方,卡塔吉纳应声倒地不起。但忌惮于总统设立的特赦条款,目睹一切的主裁判没办法向莫拉莱斯出示红牌。赛后玻利维亚媒体甚至还传出消息,政府安全人员打算逮捕踢了总统的卡塔吉纳。(任懿)

地理课

中国教练曾支教毛里塔尼亚足球

毛里塔尼亚位于非洲西北部,面积103.07万平方公里。西临大西洋,西北部与西撒哈拉和阿尔及利亚接壤,东南部与马里为邻,南与塞内加尔接壤,国内有2/3的地区是沙漠。据2013年的数据,毛里塔尼亚的人口大概为340万。

该国足球发展比较落后,其国家队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非洲杯赛事或世界级赛事。中国足协曾经在1974年到1977年间派出教练严德俊前往非洲的布隆迪和毛里塔尼亚支援其足球训练,并且在当时担任两国的国家队主帅。(任懿)

中国“核心期刊”从过去的检索手段,如今演变成为科研评价的绝对指标,同时,交叉重叠、莫衷一是的量化标准更加剧了科研评价的不公平、不公正。这种现状反映着背后僵化的量化思维,亟待改变。

别让你的大脑成为他人的跑马场,别在个人崇拜中放弃自我人格,更别沦为偶像崇拜或造神运动中的无辜炮灰。请记住:你就是你,做有独立人格的你!

央企“巨无霸”们,每年85%以上的利润到底去了哪里,企业与主管部门的解释都没说清楚,或不能让人信服;而石油巨头不差钱、敢花钱、乱花钱,“三公”消费极尽奢靡的问题又每每令国人瞠目。

作为党报记者,我们下到各区县,确实是备受礼遇,看上去风光得很哪。可是,要说起那些窝囊事,那也是三天三夜说不完的。比如,审稿的那些事儿,外面人倍感神秘,对我们却是家常便饭,也伤我们最深。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